推动基础研究,激活创新源头——中国医药基础研究进展与国际对标(上)

  • 2021-09-16 09:52
  • 作者:RDPAC
  • 来源: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和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共同编写了《构建中国医药创新生态系统》系列报告。中国食品药品网将分期对报告第二篇《推动基础研究,激活创新源头》进行连载,以飨读者。


“基础研究”作为前置于“临床研究”和“监管审批”的起始环节,主要包括对疾病机理的研究、靶点鉴别和验证、药物筛选和优化。本报告回顾过去五年中国医药基础研究所取得的长足进展,综合评估全球竞争力,总结基础研究各要素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借鉴全球生物医药领先国家经验,针对未来五到十年如何推动中国基础研究提出建议。


图1

图1:2021-2025年中国医药创新生态系统:基础研究是创新源头


近五年来中国生物医药基础研究取得长足进展


过去五年间,在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一系列科技创新顶层规划的指引下,我国生物医药基础研究走上快车道。通过经费投入、创新主体、人才策略、制度环境等关键要素的持续提升,为生物医药基础研究产出的长足进展打下坚实基础。


落实创新驱动战略,加强科研顶层规划


落实创新驱动战略:为全面落实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6年5月印发《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旨在新的发展阶段贯彻执行这一立足全局、面向全球、聚焦关键、带动整体的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也为我国生物医药产业步入创新发展快车道奠定了基础。


加强科研顶层规划:为承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国务院于2016年8月印发《“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首次将“科技创新”作为一个整体进行顶层规划。《“十三五”国家基础研究专项规划》和《“十三五”生物技术创新专项规划》随后于2017年5月出台,以在科技创新体系中加快推进基础研究与生物技术发展。从纲要到规划层层拆解,细化战略落地方案。


强化国家战略重点:迈入“十四五”,我国将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我国科技发展的指导思想也从2016年的“三个面向”升级为2020年的“四个面向”,标志着“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已经上升到与“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同样的高度。在此背景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于2021年3月发布,指明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发力重点和发展目标,“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将成为中国未来五年乃至中长期的核心战略,并明确提出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


优化科技计划体系,发力重大新药创制


优化科技计划体系:自2015年初开始实施的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取得了显著进展。为解决当时存在的重复、分散、封闭、低效等现象,国家从强化顶层设计、打破条块分割入手,优化原有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体系和布局。新的科技计划体系于2017年初步成型,建立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整合形成新五类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技术创新引导专项、基地与人才专项,提高科技资源的配置效率。


发力重大新药创制:作为我国中长期科技发展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于2008年启动到2020年收官,中央财政共投入233亿元,对3,000多个课题提供了支持,针对10类重大疾病自主创新品种成果卓著。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实施以来,我国初步建成了药物创新技术体系,包括以科研院所和高校为主的国家级综合技术平台、企业药物创新技术平台、为新药创制提供评价和支撑的单元平台等。


加大经费投入力度:全社会持续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据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2020年我国研发总投入达到了24,426亿元,占GDP比重约2.4%。其中,基础研究投入为1,504亿元,基础研究投入占研发总投入的比重从2015年的5.1%上升至2020年的6.1%,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6.0%,高于研发总投入增速。


强化科研机构实力,探索新型研发模式


强化科研机构实力:国内研究机构国际排名上升,全球领先生命科学科研机构数量继续增加。在Nature Index全球生命科学领域领先研究机构的排名中,中国的机构数量有所增长。2015年仅有4家中国研究机构入围前100强,2019年中国入围机构数目达到9家,且2015年上榜的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的排名均有较大提升。


图2


健全国家学术机构:我国已建成学科布局较为完备的国家自然科学和医学研究体系。中国科学院是国家自然科学研究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和自然科学与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其基础研究体系由115个研究单位构成,研究领域涵盖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工程、环境、信息等众多基础和应用学科。以研究单位为依托,中科院还设有多个创新单元,形式包括国家级和院级重点实验室、研究中心、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和国家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等。创新单元通过聚焦基础性、前沿性、交叉性的研究方向、提供科学技术基础支撑服务,起到了承接国家战略方向、引领科学进步的带头作用。中国医学科学院拥有23个研究所、6家医院、7所学院和56个创新单元,是集医、教、研、防、产为一体的国家医学科学中心和综合性医学科学研究机构。23个研究所是院内承担医学科学研究的主体,其研究领域涵盖临床医学、基础医学、药学、生物医学工程等多个学科方向,以及心血管、皮肤病、血液、肿瘤、神经科学等多个器官和疾病领域。创新单元是由医科院挂名资助,依托院外研究机构建立的研究主体,通过医科院和合作院校的资源互补,实现对院内研究方向的补充与延展。


探索新型研发模式:国内研究机构也在积极探索创新研发模式,以突破单纯的基础研究功能,研产结合促进基础研究成果向应用端的迁移,更好地实现创新源头作用,并进一步创造商业和社会价值。如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以产业为导向,聚焦智能技术与生物技术的融合,通过联合科研机构、地方政府等多方协作,构建集科研、教育、产业、资本为一体的微型创新研发生态系统,迄今已与企业累计签订700余份工业委托开发及成果转化合同,累计孵化企业1,186家。


又如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自2015年以来不断探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机制体制改革举措,大力推动成果转化制度的实施与完善,实现成果转化的实质性提速。在成果转化制度颁布之后,又先后制定科研人员自主创业和兼职创业管理办法,并每年出资5000万元支持早期药物研发,从制度保障、流程规范、资金支持等多方面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效率。自2015年至今药物所已有50项科技成果实现转化,其2019年科技成果转让合同金额高达17.17亿元,排名全国科研高校院所第一。


引导人才发展方向,充实领军人才梯队


引导人才发展方向:国家长期持续从顶层设计层面指引生物医学人才的发展方向。从2011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生物技术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年)》到2017年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人才发展规划》,在促进生物技术人才创新创业、鼓励跨领域跨地区流动、支持财税金融创新和国际合作、加强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力度等方面提出了行之有效的措施建议。各地方也在国家顶层设计的指导下,纷纷出台相关政策,从引进和培养两方面着手,加快本地生物医药人才队伍建设。


充实领军人才梯队:过去10年间,我国在生物医药领域实现了国际顶级奖项零的突破(屠呦呦2011年获拉斯克奖,2015年获诺贝尔奖)。作为生物医药基础科研中坚力量,高层次人才数量有所增加,优秀青年人才储备逐步加强。在高层次人才方面,论文被引频次位列全球前1%的生物医药领域从2015年的6人上升至2020年的22人;在优秀青年人才方面,截至2020年,我国共有15名生物医学领域的人才获得国际知名青年科学家奖项,获奖人才占全球总获奖人数比例的15.6%。


优化法规机制环境,鼓励科技成果转化


鼓励科技成果转化:鼓励科技成果转化法律、政策和方案连续出台。首先,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完善法律条款;其次,制定《实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明确配套细则;第三,通过《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部署具体任务。通过2015-2016年密集出台的科技成果转化“三部曲”,明确政府、科研机构、研究人员的关系,把科技成果的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下放给科研机构。2020年2月由教育部、国家知识产权局、科技部发布的《关于提升高等学校专利质量促进转化运用的若干意见》,进一步为全面提升高校专利质量,强化高价值专利的创造、运用和管理,更好地发挥高校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提出落地指导意见。根据《中国科技成果转化2020年度报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显示,2019年全国3,450家公立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项数为15035项,比上一年增长32.3%;与企业共建研发机构、转移机构、转化服务平台总数为10,770家,比上一年增长27.2%。


提升优质论文产出,增加专利数量贡献


提升优质论文产出:基础科研顶级刊物发文数量持续增长。由中国研究团队主导或共同主导发表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顶级学术期刊上的研究性论文数量从2015年的61篇上升至2020年的150篇,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9.7%。与此同时,基础科研顶级刊物发表论文的影响力也日益扩大。中国研究团队在三大顶级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总体被引频次由2015年的52,944次,上升至2020年的140,131次。在药物研发专业刊物方面给,中国研究团队发表在《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和《European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的论文数量由2015的76篇和203篇增长至2020年的218篇和512篇,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3%和20%。


图3


增加专利数量贡献:我国医药创新相关的专利数量位居世界前列。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世界知识产权指标》统计,2019年我国生物技术专利授权数达8,619件,药品专利授权数达7,104件,医疗技术专利申请数达7,503件,均名列全球前三位。从全球占比情况来看,我国对全球专利的数量贡献也有所上升。我国医药创新相关(包括生物技术、药品、医疗技术)专利申请数量的全球占比从2015年的25.0%增长至2019年的29.2%。


新兴领域弯道超车:新兴生物技术领域的兴起较短,也正值我国生物医药基础研究高速发展时期。我国在众多此类领域,如干细胞、合成生物学、基因编辑等方面的论文数量和专利数量已进入全球第一梯队,是我国与美国差距最小的基础研究领域。(摘自《构建中国医药创新生态系统》系列报告)


(责任编辑:刘思慧)

分享至

×

右键点击另存二维码!

    相关阅读
网民评论

{nickName} {addTime}
replyContent_{id}
{content}
adminreplyContent_{id}